贝拉啦Bella丶

退圈不删文。

【长得俊】笑意(十六)

前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十六

 

飞往LA的航班上,气流刚稳定几个少年就开始放飞自我,到处蹦跶,4个月的大厂生活真是把大家都憋坏了。

 

子异拿着gropo在飞机上拍了一大圈,来到了这组香蕉男孩,分别以第5名和第9名出道。

 

“大家好,这里是nine percent 航班小主持,我是林彦俊。”

 

“我是尤长靖。”

 

“诶现在呢,是晚上的7点30分,我们正在离地面一万公尺左右的上空,哇呜,还有点紧张。可以看到,对,就是,嗯,我们都没有化妆,来镜头给到他。”林彦俊抬起手比了下身边的尤长靖。

 

“喂!”尤长靖脸上的笑还来不及守住,听到突然被cue到自己,立马抬手作势要打他,“你是要干嘛啦,采访就采访啊,来现在请林彦俊对着镜头唱一段rap。”

 

“你也有好感为何你不勇敢向前~~”林彦俊夸张的唱起了他的第一波主打,还很swag的一只手捂住嘴,一边比比划划的。

 

“get out。”尤长靖瞬间变脸,瞪着林彦俊指着飞机窗户说。

 

“哎呀,哎呀,你们干嘛呢,hey bro,你在这拍啥呢~”小鬼摇头晃脑的自带着律动就出现了。

 

“Hey,小鬼,彦俊和长靖在录相声呢。”子异一本正经地回答。

 

“……???”林彦俊眯起了眼睛,肉眼可见的满脸问号。“what?尤长靖我们在讲相声吗?”

 

“相声是什么意思啊?”马来西亚友人表示中文不太好。

 

“呃,”林彦俊飞快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相声”一词的解释,然后突然发现跟他俩现在干的事好像真的差不多,“呃,没什么没什么。”

 

“子异,gropo给我吧,我来录他。”尤长靖站起来伸手去拿。

 

“好,刚刚呢是导播错频,现在恢复正常了,我们正式开始今天的主题,”在更换了摄影师之后,林彦俊终于看镜头了。“那我们这次的主题就是,决赛那天结束之后,尤长靖到底有没有去跑步机上庆祝呢?”

 

“什么什么?跑步机?我不信,长靖端着麻辣烫去的吧~“小鬼插嘴,又吃了一记尤长靖的眼刀。

 

“哈哈哈,看来我们的嘉宾对MC兼摄影师提出了质疑,好,让我来采访一下。来,镜头倒过去,谢谢。”林彦俊伸手示意了一下,“这位小先森是吧,诶,你好你好,那个听说你在4月6日晚爱奇艺的一款叫做《偶像练习生》的节目里,以第八名的好成绩出道了,恭喜恭喜,那你那天晚上是怎么庆祝的。”说完还做作的把水瓶当话筒递给了小鬼。

 

“嗯~也没什么啊,没怎么庆祝,随随便便,就是,嗯跟几个兄弟在家里嗨一下,吃吃夜宵,跳跳舞,唱唱歌,free style battle一下什么的,年轻嘛,就是放开了玩儿呗,就是开心,活得随意。”小鬼就是说话都像在唱rap。

 

“哦~!厉害了。”林彦俊一把抢回水瓶,“我们的第一位嘉宾就很real啊,那我们能有幸停一下小先森的现场live吗~来来来,掌声鼓励下!”

 

“哇呜!耶!来一个来一个~”摄像大哥也开始疯狂打call。

 

听到这边吵成一片的农农也走了过来凑热闹,凭着身高优势,手臂靠在了尤长靖肩上。

 

“哟哟,来今天是nine percent之夜,来我们嗨起来。”小鬼很real的准备开始表演。

 

“喔~掌声~”在场的观众都很捧场的开始鼓掌。

 

“当我总是被这些问题给缠住   慢慢的想要克服它变成一种难度  感谢你照顾从不在意我的难处  琐事加速升温达到可燃度  那天我醉了并不是因为酒有多烈 享受着距离不知如何发泄    Baby listen你感受到我卑微呼吸    你累了实际你根本懒得搭理“小鬼唱起了新歌的rap。

 

Bro在一边帮他打bbox,场面进入白热化。观众们都开始沸腾了,打拍子的打拍子,欢呼的欢呼,跳舞的跳舞。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安静的睡觉。”歌曲唱到抒情的副歌部分,画风突转,正好是摄像大哥最爱的风格,他一个激动,把gropo扔给了bro,让他接着拍,拉起身边的陈立农开始跳舞,还是广场风格的双人交际舞,戏精投胎,很入戏的转头转圈之类的。

 

“So baby have good night

迷人的微笑

So baby havegood night

Have goodnight

So baby havegood night

So baby havegood night“

 

小鬼一曲终了,大家都欢呼了起来,可是那两个跳舞的还在那边搂着转圈圈,。

 

“诶诶诶,你们俩是干嘛!表演美女与野兽吗?主持人不好好主持是怎样!认真一点啦!”林彦俊看着他们居然还搂在一起,酸溜溜的喊道。

 

“诶,,”这两个人才反应过来,飞快的分开,尤长靖挠了挠头,“对不起,对不起。子异我来吧。”又伸手拿回了gropo。

 

“人家嘉宾都表演完了,你这个MC也太不专业了,没有酬劳的是不是!”林彦俊佯装生气的怒斥。

 

“鹅鹅鹅~~”尤长靖笑出了鹅叫。

 

“好,谢谢我们的小先森带来的表演,是是是,非常精彩。我们再来掌声鼓励一下~”

 

小鬼:“谢谢,谢谢大家。”

 

林彦俊:“下一位嘉宾呢,是我们的王子异,b o o g i e 王子异~”

 

 

“喔唔~~”尤长靖一边配音一边把镜头对向了bro。

 

王子异腼腆的笑笑,对镜头耍了个小酷,鞠了个躬。

 

“请问下我们二号嘉宾,决赛当天晚上是去了哪里庆祝呢?”林彦俊接着采访。

 

“emmmm……”王子异陷入了沉思。

 

Mc和摄像大哥等着他的答案,注视着他。

 

一分钟后……

 

Bro还是保持着相同的姿势和emmm。

 

“好的!谢谢!”林彦俊飞快的拿回话筒,“真的是相当精彩的活动啊,诶,摄像老师你说是不是。”

 

尤长靖拿着gropo前后点了点,表示赞同。

 

“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啊!”陈立农看着他们三个人的自导自演,忍不住笑的超大声。

 

“没办法,最近好像脑子不大好使,老是忘东西,吃那个《忘不了》也没用。”bro尴尬的解释道。

 

“没事没事,我们第三位,这位笑的很大声的同学,来我们要采访你一下,你那天晚上干了什么。”林彦俊把矛头对准了农农。

 

“农农啊,我知道。”朱正廷仙子叼着棒棒糖一蹦一跳的就走过来了,后面还跟着叼着薯片的福西西同学。

 

“哦,有爆料哦,快来说说。”

 

“农农那天比赛结束就被麻麻接走了,听说在酒店补了一晚上作业。”

 

“哈哈哈哈哈……”来自02年80斤小鸟胃的嘲笑。

 

“诶,正廷你干嘛说出来嘛,很糗诶。”农农满脸不好意思的说。

 

“这有什么,你未成年嘛,好好学习是应该的啊。不要像我们公司这两个小学鸡,不好好学习整天玩游戏,那天比赛结束,我们三还有坤坤,在海岛上跳了一晚上的伞,把把落地成盒,真的太菜了!”说完还打了一下无辜的福西西。

 

“哦,原来王炸四子居然是网瘾少年,庆祝的方式是在酒店里玩手游。”林彦俊很满意不用cue就自己把行程招了的暴力仙子。

 

“好的!我们今天的节目非常的成功,谢谢各位嘉宾的配合,也听说nine percent的粉丝见面会马上就要开始巡演了,也是提前预祝大家巡演顺利~~”林彦俊开始商业的说起了广告词。

 

“等等,你跟长靖的还没说啊。”陈立农因为被出卖的很惨,想拉两个人下水一起糗。

 

“对啊,你跟长靖的还没说呢。”bro也在一边附和。

 

“好今天我们就到这里,摄像大哥跟大家说拜拜了~”尤长靖先一步眼疾手快的就把gropo给关了。

 

陈立农眯起眼睛,“嗯??你们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吗?”

 

“没有!”然后心虚的看向林彦俊,两人悄咪咪地相视一笑。“姐姐!我要一份飞机餐谢谢!”飞快的跑走了。

 

……

 

“林彦俊,我们这是去哪啊。”尤长靖坐上了林彦俊叫的车,神神秘秘的,也不告诉他目的地。

 

“你不是要庆祝嘛~带你去个好地方。”

 

半小时后

 

“你说庆祝就是来这个24小时营业的大超市?”尤长靖看着面前这个郊区的大型自助购物商场表示一头雾水。

 

“跟我来就对了。”林彦俊拉起尤长靖的手腕就往里走。

 

“我跟你说,我以前无聊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逛超市,释放释放压力,不过我也是第一来这边庆祝啦。”林彦俊就像牵小朋友一样拉着尤长靖穿行于各色各样的货架中间。

 

尤长靖也是个很少去超市的人,特别是这边又大又亮,还这么偏僻,大晚上的都没什么人,走在其中真的是挺舒适的,不用带口罩墨镜帽子,就跟以前一样轻轻松松的溜达。

 

“好了,到了。”

 

尤长靖抬头就发现面前整整好几个货架的,,方、、方便面??

 

“你买给我买方便面吗?不要了吧,我还要减肥呢!”

 

“笨蛋,谁要给你买啊,我们是来庆祝的别忘了。”林彦俊抬手轻轻打了下尤长靖的脑袋。

 

“这除了吃,怎么庆祝啊?”

 

“喏,你看着。”

 

说完林彦俊随手拿起了一包方便面,对尤长靖邪魅一笑,然后画风突变,对着方便面一顿疯狂的蹂躏,搓圆捏扁,用力捶打按压,夸张的动作和表情,看的尤长靖惊得下巴都掉了。

 

我应该录下来。

 

尤长靖心想。

 

谁能想到平时头顶乌云的林彦俊林8哥,会干出在超市里捏方便面这么无聊幼稚的事情!!

 

“呼!爽!”林彦俊终于放过了手里无辜的方便面,回头看了看呆若木鸡的尤长靖,“你愣着干嘛,一起捏啊!”说完又从货架上拿了一包新的方便面,扔给了尤长靖。

 

“……”尤长靖看着手里的方便面心情复杂。捏还是不捏,to be or not to be, it’s

a question.

 

“积了这么久的压力了,可以一起出道真的不容易,你是该发泄一下了。”林彦俊突然走近他身边,看着他轻轻的说。

 

尤长靖心下一惊,抬眼看着林彦俊,他真的很懂自己,比起庆祝,他更想好好的发泄一下,甚至想大吼两声哭一场都会觉得很过瘾,刚刚成绩公布的过程真的让自己的弦崩的太紧了。

 

“怎么,不会捏嘛~来我教你。”林彦俊大手裹住了尤长靖的,带着他一起手把手的用力一捏,“咔嚓咔嚓~”方便面碎在手里发出的声音,突然让尤长靖觉得心里很爽、很过瘾。他惊喜的睁大了眼睛。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把气都撒在它们身上吧~”林彦俊对他勾起了嘴角,浅笑了一下。

 

好帅哦。

 

尤长靖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居然有这么花痴的想法,对着这个心智年龄顶多只有三岁的家伙心跳加速,默默鄙视自己,于是用力捏起了方便面,一同把气撒在了它身上。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

 

“啊~~ 好好玩!哈哈哈哈哈~”尤长靖特有的high key,尖叫着笑出了声。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这两个加起来不超过十岁的人,捏了方便面,捶了洋娃娃,摇碎了薯片,还把手插进了散装的大米里玩,开心的像两个100多斤的孩子。

 

直到付钱的时候,收营员姐姐看着他们手里碎的方便面啊,薯片买单的时候,都用很奇怪的眼神打量他们。

 

而他们也只是相视一笑~

 

……

 

就像在刚刚飞机上的相视一笑一样。

 

林彦俊看着身边玩过头已经睡着了的尤长靖,眼里的柔情已经化成了蜜。

 

这一年半,请多关照。

 

tbc.

 

 

 

 

 

作者的话:

我居然赶出来了,,难以置信。

 

后文链接

 

17   18

评论(18)

热度(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