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啦Bella丶

高调写文 低调做人

【长得俊】笑意(十三)

前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十三

 

“好帅哦,林彦俊穿这身好帅哦。”

 

当林彦俊在换衣间换好演出服出来的时候,尤小迷弟就开始花式吹捧。

 

“太好看了。穿黑色的太有型了,太适合你了啦。”

 

“林彦俊太帅了,林彦俊可以去拍杂志封面了。“

 

整个化妆间都能听到尤长靖的声音,大家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林彦俊本人正在硬撑,为了保持cool bro的形象,忍得很辛苦。有的人表面看起来高贵冷艳,其实暗地里已经乐开了花。

 

这时候陈立农也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修长的腿,完美的身材比例,一下子拉走了大家的注意力。

 

“喔呜,帅哦~”小鬼发出赞叹。

 

“同样一套衣服,怎么换个人穿差别就这么大。”秦奋看着眼前这个弟弟不禁发出感叹。

 

“奋哥,大伯听到这话要伤心死了。”郑锐彬在一旁为大伯打抱不平。

 

“农农你太帅了吧,”尤长靖走了过去,“腿也太长了,身材比例好好哦,你真的是未成年吗?”喜新厌旧的小尤老师立马忽略了刚刚的时尚男模。

 

“真的吗,我也觉得还不错啦。嘿嘿~”陈立农开心的笑成了一朵花。

 

“哈哈哈,尤长靖你也太花心了吧,林彦俊,林彦俊要吃醋了。”小狐狸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林彦俊一直在旁边默默注视着他们,听到这话,整理着衣领的手突然就放下了,气鼓鼓的佯装就要往外走。

 

“诶~林彦俊~别走别走。”还好尤老师眼疾手快。一把就捞住了他,笑嘻嘻的讨好,“都帅都帅,你在我心里帅过布拉德皮特。”

 

林彦俊乖乖地被牵着手拉了回来,一个表情没绷住,就笑开了花。

 

“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看他们打情骂俏,还要被塞一口狗粮啊。”秦奋一脸看不下去的吐槽。

 

“闭嘴吧你!”尤老师伸手作势要打他。

 

“哈哈哈哈……”大家笑成一团。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奶凶奶凶的样子,摇了摇头,却不知道自己此刻笑得有多宠溺。

 

……

 

“诶,彦俊,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陈立农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问对面床铺正在看书的林彦俊。

 

“嗯?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林彦俊带着点不解反问道。

 

一般来说正常取向的男生在一起聊天,不外乎两点,一是游戏,二就是女人。但他们不一样,他们是练习生,是时刻为成为偶像努力做准备的人,一点点花边新闻就可能会断送自己的前途,没有人会愿意为了一段不确定的恋爱而拿自己的事业开玩笑。

 

所以当陈立农这么问他的时候,他才会如此疑惑。

 

“没有啦,就随便问问啊,看你好像很无聊的样子。”

 

“没想过,你呢?”林彦俊老实的回答,他的确没考虑过这些事,在他眼中撩妹只是体现自我魅力的一种虚荣,而不是为了撩妹的结果,相反,对方的过度回应只会让他反感。

 

“我啊,”陈立农突然坐了起来,面对着林彦俊的床看着他认真的思考了起来,“我其实还蛮在意女生性格的啦,当然颜也要好,天秤座嘛,颜控。”

 

“哦?比如说?”林彦俊突然来了兴致,有八卦么,不听白不听。

 

“就比较想她是温柔可爱的,善解人意那一卦的,很懂事,不会动不动生气那样,最好么比较有趣一点的性格,笑起来甜甜的,长相嘛~白白嫩嫩的,不用太高太瘦,有点小肉肉,抱起来会比较舒服……”

 

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林彦俊心想。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就尤长靖那样的就还不错啦。”陈立农不知死活地又加了一句。

 

“……”林彦俊心里一沉,眼底泛起一道暗色,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诶,说真的啦,如果长靖是女生的话,我绝对会追他的啦,太可爱了,性格又好,唱歌又好听的不得了~”陈立农丝毫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变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停的描述。

 

“……哦,是吗?”林彦俊面无表情的从嘴角挤出了这几个字。同时用力把书一合,翻了个身面对着墙,心里五味杂陈。

 

陈立农?尤长靖?what?

 

林彦俊脑海里飞速闪过一些关于他俩的片段,一起去排练,一起去健身,一起去扫货……然后,他很不情愿地意识到他们俩的关系已经好到了一定的程度。

 

陈立农喜欢尤长靖?crazy!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

 

等一下!

 

此时陈立农两次公主抱转圈的画面突然闯入林彦俊飞扬的思绪中。

 

公主抱?还转圈?排练开会也搂着?

 

不会吧。

 

林彦俊突然就心慌了,拧巴拧巴地翻了个身。

 

心底泛上一阵酸,闷闷地,呼吸都变得没那么顺畅。

 

林彦俊不知道自己在不爽什么,但他此刻很想大吼两声。

 

于是他用力坐了起来,深呼吸两口气,死死盯着面前这个的确有点帅的老乡。

 

“诶,你干嘛这么可怕的看着我啦!”陈立农看见面前的这个帅哥黑着一张脸,眼神仿佛要在自己身上戳两个洞,强大的求生欲让他解释道,“没有啦!我开玩笑的,我是喜欢女孩子的啦!你这样感觉好像误会了什么啦!!”

 

……

 

思绪回归。

 

所以当站在台上的林彦俊,看着那两人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的时候,终于绷不住的生气了。

 

什么嘛!

 

一口一个林彦俊最帅了,什么在我心里一直闪闪发光。

 

现在随便来个年轻帅气的,就随随便便往人家怀里倒。

 

还什么?我的小宝贝?

 

尤长靖你这么随便的吗!

 

怎么样,陈立农是比我帅吗?是比我身材好吗?是人气比我高吗?

 

还真是……

 

不干了!后院失火了!

 

所以当主持人报完难到变态的题目答案,林彦俊找到借口,甩手就走,却还是被尤长靖一把拉住。

 

哼,现在知道来拉我了,刚刚不是跟人家玩得挺开心的么。

 

林彦俊傲娇地想着,可是笑意却偷偷爬上了嘴角。

 

其实尤长靖的余光就没有离开过林彦俊,看他作势要走,一开始还以为是刚在后台re过的梗,可注意到他的表情好像的真的有在不开心的。担忧的小尤就偷偷换了位置,留在了他身边。

 

……

 

晚上回到寝室,林彦俊就一头栽进了浴室。

 

打开花洒,林彦俊什么事都不干,就这么任水淋着。他喜欢在浴室里思考人生,就像今天陈立农和尤长靖的亲密接触,依然让他耿耿于怀。

 

他不得不承认,今天的自己有点奇怪。

 

他在生气,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居然会因为这些事,就在舞台上发脾气了。

 

为什么?

 

因为陈立农和尤长靖卿卿我我吗?

 

我为什么要为这事生气?

 

热气溢满了整间浴室,水蒸气朦胧了镜子,也朦胧了林彦俊的思绪。他看到答案像一股绳在脑海里乱窜,可他伸手抓不住它。他知道有一些东西正在暗示着他,让结论呼之欲出,可他偏偏没有办法给自己正确的解答。

 

两个小时后,林彦俊围着浴巾走出了浴室,看到屋子里那两人正有说有笑的。林彦俊自嘲地笑了下,穿过两人,回到了自己的床边,开始穿衣服。

 

“彦俊,你洗好啦。”陈立农结束了刚才的话题,对着林彦俊的背影说。

 

“林彦俊你洗澡真的是有在慢的诶,热水都被你用光了啦,待会农农都没得洗了。”尤长靖笑嘻嘻地靠在了林彦俊的床边的栏杆上。

 

林彦俊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面无表情的一件件套上了训练服,他不想再待在这个屋子里了,他想透透气,他想一个人静静。

 

所以当尤长靖看着林彦俊默不作声地穿好衣服,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就越过自己离开了寝室,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了。

 

……

 

林彦俊走到了顶楼阁楼,这画面似曾相识,上一次喝醉也是独自在这里散心。

 

“林彦俊,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身后响起熟悉的软糯的马来西亚腔,让林彦俊猛地回过了头。

 

“你跟来干什么?”林彦俊看着面前那个一头小卷毛的乖巧少年,心情好了大半,却还是冷着脸说,“你不在屋里跟陈立农聊天跑出来干嘛?”

 

“我本来就是来找你的啊,你一直在洗澡,等你没事做才跟农农聊天的。”尤长靖看着这个显然在闹脾气的小朋友耐心地解释。

 

“找我?找我干嘛?”按捺住内心的小窃喜,林彦俊看似随意地问。

 

“张开手来。”尤长靖拉起林彦俊的手,一块小小的护身符落在他的手里,“妈妈求的平安符,求了两个,你一个我一个。妈妈说戴在身上就可以心想事成,偷偷地不要告诉林超泽哦,我怕他吃醋。”

 

“……”林彦俊看着手里小小的护身符,还带着少年的体温,应该是在手里拽了很久。轻轻握紧,一丝丝暖意从手里传到了心间。林彦俊慢慢抬起头,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乖巧的他。尤长靖还是那个尤长靖,善良又细心。

 

那么的可爱,那么的……招人喜欢。

 

林彦俊低下头浅浅地笑了。

 

他好像抓到答案的绳子了。

 

为什么一直陪着他,

为什么不管他在哪里都会想看他,

为什么看见他就忍不住笑意,

为什么一个劲地逗他跟他打打闹闹,

为什么他跟别人亲近会生气不开心,

为什么喝醉的时候会吻他……

为什么……

 

一切都解释地通了。

 

林彦俊叹了口气,伸手搂过他,轻声说了句谢谢。

 

怀中香香软软的人儿,让自己体会了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完了……

 

尤长靖。

 

我好像喜欢你。

 

 

Tbc.

 

 

 

 


 

后文链接

 14   15    16   17   18

 

评论(13)

热度(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