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啦Bella丶

退圈不删文。

【长得俊】笑意(二十)

二十

 

只一瞬的失神。

 

林彦俊便反客为主,吻如暴雨骤风般地落下,毫无章法,脑袋里控制理智道德的神经早已崩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尤长靖吻了我。

 

尤长靖白嫩的胳膊环在自己的脖子上,当把自己拉向他的时候,面前的小白兔微微闭着眼睛,扑闪扑闪的睫毛透露着他的紧张和冲动,嘴上传来温热又柔软的触感让林彦俊瞪大了双眼,随即火热的舌尖滑进了尤长靖轻闭的双唇,一个用力便顶开了牙关,攻城略地,缠住缩在里头微微颤抖的舌头摩挲,与之互换香津。

 

尤长靖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本能的跟随着他的节奏沉浸在这热吻之中,青涩地回应,陌生的触感,此刻地疯狂令他沦陷。

 

一只火热的大手轻轻掀开尤长靖睡衣的下摆,带着略微粗糙的掌纹抚上尤长靖光滑细嫩的皮肤,引起一阵不可自抑的颤抖。第一次抚摸上心爱之人的肉丨体,手下的触感让林彦俊心猿意马,爱不释手地想要更多。他知道尤长靖怕痒,坏心眼的用指尖刻意轻轻划过他腰腹的敏感部位……

 

“啊~”

 

一声甜腻的呻吟从两人交缠的唇间溢出。

 

尤长靖像触电般惊醒,瞪大了眼睛,双手一个用力推开了身上帅得晃神的人。同时一个翻滚,滚到了床了另外一边,拉起被子盖过头顶,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只听见心脏的狂跳。

 

“oh my god……我这是疯了吧……”尤长靖心想。

 

被用力推开的林彦俊一个趔趄,若不是他反应快单手撑住床沿,差点滚下去。

 

短暂地愣神,林彦俊看着旁边像鸵鸟一样埋住头的小可爱,笑就不可察觉地从嘴角泄出。

 

“好伤心,亲完了就丢一边了,没良心,你是陈世美吗?”林彦俊坐在他身边,开口调戏道。

 

自从尤长靖主动伸手索吻的那一刻开始起,林怂怂的勇气就蹭蹭蹭地往上窜,达到了历史最高值,而且还有继续上升爆表地迹象。看起来他并不是单恋啊~

 

被子里躲着的那只小鸵鸟,听到他毫无羞耻地说着刚刚发生的事,脸直接红到了脖子,一个劲地往外冒热气,偏偏又躲在里面不透气,内心的羞耻感快把他煮熟了。

 

“喂……你想逃避不负责任是不是!”

 

看着他一直躲在里面不出来,林彦俊害怕真把他憋坏了,伸手去扯了扯他的被子,想给他透透气,偏偏尤长靖还用力拉紧被子不让他扯掉。

 

“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听~”

 

“小兔子乖乖,把被子掀开~

 

“尤长靖~油腻腻~尤宝宝~宝宝~宝宝靖~”

 

林彦俊耐心地哄着,同时手下不停的扯着他的被子。

 

“你再不出来我跟他们说尤长靖偷亲我。”

 

“……”

 

尤长靖一把掀开自己的被子。

 

“你你你你你……”

 

“嘿嘿嘿,出来了吧。”

 

尤长靖红着张脸气鼓鼓地指着林彦俊,“你怎么这么流氓!无赖!”

 

“哇,明明是你亲了就跑,还不负责,我这个是正当诉求,还要被人倒打一耙,尤长靖你这个负心汉。”

 

“……”

 

尤长靖气得转过头不看他。

 

“诶,诶,,生气啦?”林彦俊用胳膊撞了撞他。

 

没有反应。

 

“尤长靖,尤长靖~”林彦俊伸手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

 

依然没有反应。

 

“诶,你看你看~”林彦俊孜孜不倦地继续戳着。

 

尤长靖被戳的不耐烦了,听着他这个老套路,回头用力一喊,“看外星人啊看!”

 

“啾~”

 

他回过头的那一刹那,正好撞林彦俊凑在他脸边的嘴上,飞快的在他嘴唇上咗了一口,然后迅速躺下拉好被子,关上灯一气呵成。

 

尤长靖还楞在着不动,而林彦俊已经偷腥成功,开心的睡下了。

 

“晚安~嘿嘿嘿。”

 

“……”反应过来的尤长靖再一次涨红了脸。

 

“早点睡啦~明天还要排练呢~”林彦俊难得正经了下来,拍了拍床。

 

尤长靖又羞又气,看着黑下来的屋子,也只好拉拉被子,乖乖躺了下来。

 

“诶诶,尤长靖我跟你说诶。”

 

“我看到网上有谣言说我喜欢你。”

 

“这里我澄清一下。”

 

“那不是谣言。”

 

“……”

 

黑暗中,尤长靖只听到了自己如雷般的心跳。

 

他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居然会鬼使神差的吻了林彦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哪根神经搭错了。

 

可是心里传来的那丝甜甜的暖流,好像,也还不错。

 

然后,

 

面对着床沿睡的林彦俊就感觉到了一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

 

转过身,

 

就把埋着头的那个人儿,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一夜无梦。

 

…………

 

第二天天微亮,尤长靖就醒了,可床上就只有他一人。

 

看了看时间,尤长靖便起床洗漱,满脸疑问的想着那个天天黑脸起床气的祖宗到底去哪了。

 

没过多久,当他走出厕所,就看到林彦俊拿着早餐进了房间。

 

他这是?转性了?还是被鬼附身了,还会早起去拿早饭?尤长靖疑惑的想着。

 

“醒啦~来吃早饭了,不吃早饭胖十斤。”

 

“……”

 

好吧并没有。

 

看到尤长靖走到他身边看着桌上的食物,林彦俊放下了手里的餐具,伸手环住他的腰就凑过去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嗯,草莓味的牙膏,还不错。”

 

“……………………”这个人真的是被鬼附身了吧。

 

……

 

吃完了早饭,两人走出房门,就碰到了迎面走来的农农。

 

“诶,长靖彦俊你们起来啦。快准备一下要出门了~诶?尤长靖你嘴怎么了?”

 

“哈???”

 

“怎么好像,有点肿啊,你昨天吃辣了?也没有吧。”农农好奇小宝宝还一脸认真的研究了起来。

 

“厄……这个,有吗?”尤长靖一脸尴尬,不会是要被看出什么了吧。

 

“是蚊子。”身后传来林彦俊坚定的声音。

 

“哈?这里有蚊子吗?我怎么没看到。”农农一头雾水的四周望了望。

 

“没错,就是蚊子,不要怀疑,是蚊子。”林彦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好了,快走了,要集合出发了。”说完便拉着尤长靖离开了。

 

“有蚊子吗??”陈立农挠了挠头默默跟上,“可是现在是四月啊……”

 

……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LA同床共枕的日子也进入了尾声。

 

Nine percent 要回国了。

 

Tbc.


评论(29)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