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啦Bella丶

高调写文 低调做人

【长得俊】笑意(十四)

前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十四

 

林彦俊在生气。

 

尤长靖的直觉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因为这已经是第三天没有跟他好好说话了。

 

明明在同一个排练室,明明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听起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可林彦俊的确再没来找过他。

 

一开始尤长靖并没有意识到,就和往常一样找他聊天,当几次下来,从他口中听到的回答只有嗯,哦,是吗,回去吧,要排练了。再迟钝也应该有注意到了吧,再又一次得到这样的冷淡回复后,尤长靖脸上的笑挂不住了,弯弯的笑眼耷拉了下来,飞扬的好心情也随之消散不见。

 

尤长靖是个心思柔软的人,林彦俊的这些反常举动对他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排练的时候状况百出,不是忘记走位,就是错动作,还有好几次轮到他的part直接忘记开口唱。如此频繁的低级错误,着实拉慢了team的进度,以至于在这组除了歌声外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尤老师的对不起。

 

“尤长靖你怎么了,不像你啊,出什么事了?”到了晚上,身为队长的林超泽决定好好跟他谈一谈,开导开导。

 

“没什么,就是最近有点累。”尤长靖有气无力的在床上翻了个身,显然对这次谈话兴致缺缺。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这么拼的人会无缘无故这样吗。爬A班的时候你都恨不得睡在排练室了,现在一句累了骗鬼啊你!”林超泽激动了从床上坐了起来,下床走过到他面前坐下,看着背对着他的尤长靖,伸手一把用力把他翻过来,却看到了一个瘪着嘴耷拉着眼的小尤。

 

“到底怎么啦你,这么不开心。”林超泽看着这样表情的尤长靖不由的放软了语气,这个马来西亚小胖砸一直都是大家的宝,林超泽突然有种自己宝贝儿子在学校里受委屈了不肯跟家长说的感觉。

 

尤长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受这么大的影响,很不专业。这几天真的很不对劲,告诉自己要打起精神来,想调整心态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每次眼神瞟过角落里那个皱着眉头、和世界不熟的人,就克制不住的去想他到底怎么了,甚至排练的时候只要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动作就会走神。他和林彦俊的关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这样毫无预兆的冷漠,让尤长靖束手无策,是不是自己哪里把他惹怒了,真的毫无头绪。

 

而这样的失落只会在空闲的时间里加倍放大,尤长靖手里的猪娃娃已经被当成某人翻来覆去蹂躏了无数遍,放空和揍猪成了尤长靖在寝室里唯一的活动,连零食都放到了一遍没有胃口去宠幸。现在面对林超泽的关心,尤长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是本能的想逃避。

 

“我真的没事啦,可能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了,就有点想家了。”尤长靖随便扯了个借口,“我没事啦,真的。”为了让他相信又重复了一遍,还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林超泽看着尤长靖比哭还难看的假笑,心里认定他有事,而且并不想跟自己说,默默感叹儿子长大了都有秘密了,哎,儿大不中留啊。

 

“那好吧,你不想说就算了,你好好调整下拉,快点开心起来。想说的时候,我随时都在啦!”小超人拍了拍他的被子,走回了自己的床。

 

“我真没事啦!我出去透透气。”尤长靖也不是傻子,再被这么问下去迟早一股脑儿全说了,像个小孩子一样玩这种冷战的戏码,太丢脸了,就急急忙忙地钻出被窝跑出了寝室,只留下林超泽一句,诶!你多穿点啊的回声。

 

……

 

 

那天林彦俊花了整整一晚确认自己的这份悸动是不是出于偶然,然后尤长靖的一颦一笑就在他的脑海里反复播放,而让林彦俊不得不面对的是,在此期间,他脸上的酒窝就没有消失过。

 

真的栽了,人生二十余载,第一次真正的心动居然是一个男生,呵呵,真的是造化弄人。喜欢?喜欢又能怎样?能表白吗?能在一起吗?能结婚吗?能生小孩吗?别逗了,成年人了,成熟一点,一举一动已经不是能凭自己的喜好随心所欲了,他有家人,有公司,还有自己的粉丝,他不可以这么自私,因为自己的一己之欲让身边的人难过。他们能接受自己喜欢尤长靖吗?最没有价值的东西,就是男人年轻时候的一句喜欢,没有能力去守护自己的爱。而谁又能保证这个喜欢能坚持多久,谁能保证这个喜欢不会伤害到别人。自己在踏进这个圈子的时候,早就做好了放弃七情六欲的准备,万万没想到,他逃过了万千花季少女,却栽在了自己队友的手里。既然斗不过尤长靖的魅力,那就只能躲了。

 

 

林彦俊此时一个人待在寝室里回想今天白天的情况。

 

尤长靖今天没有来找他,理智告诉自己这是个好的现象,可是心情不会听理智的。白天坐在墙边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脑门上印了“生人勿进”四个大字,也都是因为决赛将近,大家的神经都比较紧绷,才让他的反常变得没那么突兀。

 

可尤长靖不是,他的反常让队里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已经大大超乎了他的意料。尤长靖很在乎他,他知道。就是因为他没办法保证在看清自己内心之后,还能跟他保持安全的距离,他不想自己越界。

 

长痛不如短痛。林彦俊清楚地知道他离出道位还有很远的距离,而他的天使一只脚已经踏进了9人席位,等决赛结束,就是他们分道扬镳的时候,这样也好,让爱意冷却的最好方式就是时间与距离。与其到那时撕心裂肺,不如现在就开始学着习惯。

 

只是每一次看到他偷偷望着自己那委屈疑惑的眼神,都是在林彦俊的心上划一道口子。

 

……

 

第二天林彦俊来到排练室却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而且一直到中午,他都没有出现。

 

林彦俊终于忍不住在吃饭的时候叫住了他们的队长兼尤长靖的室友林超泽。

 

“哈?你问尤长靖?他发烧了啊,你不知道吗?”

 

“……”林彦俊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他病了你怎么不说啊,严重吗?”

 

“这个白痴昨天大晚上跑出去,说透透气,连外套都没有穿,早上起来就开始发高烧,39度8,你居然不知道,他没跟你说吗?手机不是还我们了么。”林超泽一脸吃惊。

 

而接下来林彦俊的举动就让他更吃惊了。

 

林超泽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林彦俊百米赛跑般的速度冲出了食堂。

 

“估计就他自己不知道他喜欢尤长靖吧。”脑海里突然窜出了陆定昊在厕所里跟他说的话,不由地打了个寒颤,不会是真的把。。。。

 

……

 

当寝室门被敲响的时候,尤长靖正睡得朦朦胧胧的,晕乎乎的烧得难受,隐约听到了笃笃笃地声音,而且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急促。尤长靖慢慢睁开了眼睛,是有人在敲门吗。

 

他艰难的起身,披了件衣服下床,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咔哒打开了门。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袋放大的药,甚至还没有对准焦距,迷迷糊糊地站着看了半天。

 

“拿去,吃掉。”

 

听到这个魂牵梦绕的声音,尤长靖猛地抬起了头,去看药袋后面的这个人。

 

那个人别开了眼睛没有看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臭着个脸,拽得像别人都欠了他的钱。也依旧没有化妆,黝黑的皮肤,服帖的瓜皮银发,一切都跟以前一样,帅气到看不腻的脸。

 

可偏偏眼前的这些熟悉的场景,让尤长靖眼眶发烫,鼻子发酸。

 

林彦俊迟迟不见他接过手里的东西,转过脸去看他。如果此时林彦俊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他可能就会知道什么叫做“一眼误终身”。


他看到了他的天使眼角的泪。


虽然尤长靖很快意识到扭过了头,伸手接了药,哽咽着道了声谢,转身抹掉了脸上的泪,可是还是让林彦俊僵在原地无法思考。

 

尤长靖哭了。

 

这对林彦俊的冲击是致命的。身体先于脑子一把抓住了尤长靖的手腕,挤进屋子反手关上门,一气呵成。原本打算送完药就走的想法,全部被抛到了脑后,现在心里眼里只有面前的他。

 

可能是生病发着烧,尤长靖的泪腺变得无比脆弱,在被握住手的一刻,眼泪失了控一般的倾泻而出,这些天所有的委屈不解失落难受,都找到了宣泄口,他咬着嘴唇,任由眼泪成串的落下。

 

林彦俊一个侧身站到了尤长靖面前,看着无声却哭得梨花带雨的他,就像有人拿着钝器在心上一下一下的磨着,每一下都让他愧疚的说不出话来。他大手一把用力,把尤长靖揽进了怀里。

 

“对不起。”尤长靖听到他这么说,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

 

林彦俊抱着他,8公分的身高差让他正好靠在自己的锁骨,心脏上边的位置。之前自己在心里筑成的那道防线在此刻彻底崩塌。他后悔了,着实地后悔了。能有什么能比他爱的这个人开心快乐更重要的事呢,哪怕一辈子不告诉他,一辈子不结婚,就这么守着他,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尤长靖哭了很久,哭湿了他的衣服。眼泪很烫,灼伤了林彦俊的心。而直到他哭累了躺回床上休息,尤长靖都没有开口质问他一句为什么。

 

林彦俊给他泡好了药,看着他吃完睡下,哄小孩一样给他盖好被子,哄他入睡。消失了这么多天的笑容,终于回到了尤长靖的脸上。

 

林彦俊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就像他喝醉的那天一样。

 

永远说不出口的秘密,就让他压在心底吧,只要他开心就够了。

 

但是林彦俊不知道。

 

即使不说出口,喜欢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Tbc.

 

 

 

 

 

 

 

 

 

 后文链接

 

15   16   17   18

 

 

 

作者的话:

我不用吃芥末了,就这样。^ ^

 

评论(23)

热度(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