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啦Bella丶

拖延症晚期

【长得俊】笑意(九)

前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林彦俊走出浴室的时候已经凌晨4点了。


还好接下来有3天的假期,不然严格奉行香蕉团训的林彦俊,绝不会作死熬这么晚的夜。


林彦俊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了自己的床铺前,单手叉腰看着床上喧宾夺主的马来西亚小鲜肉,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别人的床都能睡这么香,你倒是没心没肺啊,我睡哪~”嘴里小声责怪,却付下身温柔地替他掖好被子。


尤长靖微微侧过身,换了个姿势舒舒服服地蹭了蹭被子接着睡,林彦俊甚至听到了他奶奶地嗯了一声的鼻音。


帅哥直起身看了他几秒,无奈又宠溺的笑了笑,移过椅子坐到了书桌前,伸手打开了小夜灯,翻开了《追风筝的人》。


林彦俊知道尤长靖见一点光就睡不着,而尤长靖不知道林彦俊要看会书才睡得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所有小习惯都放在了心上。


闹腾了一天了,林彦俊没看几页也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


清晨7点

今天是许多人搬离大厂的日子,虽然昨天大家都玩的很晚,但是依然有好多人一大早就起来收拾行李了。


尤长靖就是在这时候醒的。


他用了30秒睁开眼,30秒打了个哈欠,30秒伸了个懒腰,30秒回归了意识。才开始打量眼前的一切。


不熟悉的被子,不熟悉的枕头,不熟悉的床。


“嗯?”尤长靖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


这好像不是我的床。


那这是谁的床?


天气逐渐转暖,凌晨7点的阳光早已透进窗户。


尤长靖探出脑袋,想起床瞧瞧,当看到桌子上趴着一个人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哎呦妈呀!”


这是,林彦俊吗?


尤长靖记忆逐渐回笼,林彦俊背他回寝室的片段在脑海里浮现。


原来昨天我喝醉他把我背回来的啊,他怎么趴在桌子上睡啦!


完了


他洁癖不会睡别人的床的啦!


他不会这样睡了一晚吧!


脖子和手都要断掉了啦!


啊啊啊啊,怎么办,他肯定要生气了!


早知道不喝那么多了T^T


尤长靖连忙起床穿好鞋子,走到林彦俊身边,他知道林彦俊很大的起床气,但又不忍心看他一直这么趴着睡,在一边纠结要不要把他叫醒。


死就死吧!


尤长靖伸手拍了拍林彦俊的背,只看他动了动肩膀,慢悠悠的转了转脖子,每动一下,尤长靖都能很清楚的听到自己越来越大的心跳声。


终于林彦俊醒了,尤长靖看到他盯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侧过头半眯着眼睛瞪着他,甚至可以看到他背后冒着的黑火。


尤长靖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温柔。


“快回床上睡吧,桌子那么硬,睡着不舒服。”


“所以你声音为什么在发抖。”林彦俊依旧侧趴着看着他。


“我……我紧张!对不起!我下次不喝酒了啦。”尤长靖想用道歉逃过一劫。


林彦俊坐直身子活动了下脖子,慢慢站起来,面对面看着矮自己半个头的尤长靖。


“酒醒了?”林彦俊问。


“醒了。”尤长靖小心翼翼的说,生怕被揍。


“嗯,那回去吧。”林彦俊抬了抬下巴。


“……你没在生气吧?”尤长靖试探道。


然后他看到了林彦俊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一路把喝了烂醉的某个人背回来,再睡一晚上桌子该不该生气。我只知道现在再不让我睡觉我一定会生气。”


尤长靖飞一般的跳开,推到一边,“好好好,这边请,好好休息,我帮你把窗帘拉上!”


林彦俊坐到床上静静地看着他忙碌的背影。


“昨天的事,你还记得多少?”林彦俊听见自己这样开口问道。


“昨天吗?哎呀我都记不清了。后面我都迷迷糊糊了啦,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那你现在知道了没。”林彦俊慢悠悠的问。


“知道了啦。”尤长靖乖乖的回答,“林彦俊你就是我的救世主,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彦俊无语的看着尤长靖吹彩虹屁,“现在没有在录影哦,尤先生。”


“ 没有啦!我说真的啦!我不该喝这么多的,我以为你把我丢寝室就好了,不知道会占用你的床一晚上。”


“吼吼,是吗,丢你回自己房间试看看吼,你跟陆定昊两个人能闹得整栋楼都不用睡了。”


“啊,是这样子吗?”尤长靖挠挠头,“对不起了啦,我不知道我喝醉这么能闹腾。”


“骗你的,陆定昊太吵了,怕你在那边睡不着。”


“……”尤长靖愣了一下,突然在他的话里明白了什么,轻轻的唤了他一声,“林彦俊~”


这一声软软的呼唤传来,林彦俊感觉像是有人用羽毛轻轻的拂过了他的耳朵,痒痒的。尤长靖的声音很清澈,他每次叫自己名字的时候,都有他自己的语调,甜甜的软糯的,好似吃了包着冰淇淋的雪媚娘一般,又像是撩拨,又像是撒娇,就算他犯了再大的错,也不忍心怪他。


林彦俊很喜欢听尤长靖这么叫他。


而此时他也很不情愿地意识到他一点气都生不起来。


“行了,我没有在生气。陆定昊今天要走了,你不去看看他吗?”林彦俊心虚的转移话题。


“对吼,那你继续睡,我先走了。“说完就准备往门口走。


“诶,等等,”林彦俊叫住他,“你昨天……”


“嗯?昨天发生什么了吗?”尤长靖听到声音回头问他。


“没什么,我想多了。你回去吧。”


“嗯。”


尤长靖一路小碎步离开了,顺手帮他关上了门。


林彦俊躺在尤长靖睡了一晚的床上,却丝毫没有觉得别扭。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洁癖居然是挑人的。被子和枕头上还残留了一些rio果酒的香味与肥兔子身上特有的味道。林彦俊调整了下睡姿,闭上了眼睛。


嗯,太好了他不记得。


……


那这种失落的感觉是怎么了。


Tbc.


后文链接

10   11   12   13   14   15



评论(13)

热度(1121)